「藝術沒有懂不懂,只有喜不喜歡(好不好玩)。」這是林懷民老師對看不懂現代舞的大眾的回應。因為是對大眾,所以我覺得林老師這話只客氣地說了一半;我相信對學生、對藝術專業人才,他不會這麼寬容。侯導的電影也是,他說怕不懂的話先看劇本,顯得他覺得「理解」也是很重要的,可能因為不理解就很難愛他的電影吧。聶隱娘很難理解、很難懂嗎?除去我個人中文程度低落加上歷史考卷都拿去墊便當,我真覺得光是畫面,侯導已經說了一切他該說的。文字對白精簡寡少,林強的配樂從頭到尾不過只是幾陣鼓聲,異常清淡卻顯得鏗鏘有餘。

 

聶隱娘的中文門檻真的很高,但是對於那些念不出來的字,我打從心裡覺得這完全不影響我們去理解聶隱娘。歷史背景也許很複雜,但是人的感覺、思考,撇開了時空,愛情、親情、師道、父子君臣之倫,在人性本質上都是一樣的。窈七是主角,但她同時也是一個旁觀者,既投身又抽離地,冷眼述說、親身經歷著發生在她身邊、家裡頭、昨日、今天的故事。侯導藉著一個人物,同時探討了許許多多的面向。

 

如果田季安很蠢很壞事情就好辦了,聶隱娘也用不著違抗師命。但麻煩的是,田季安其實不是個忘恩負義之人,無論是對窈七父親或是窈七,他仍念舊情。侯導也藉著聶隱娘探討了簡易版的後宮甄環傳中錯綜複雜又失衡的男女和權力關係。也許不是從舊情人的角度,但表兄田季安豈不也是身處內憂外患,齊家治國平天下沒一件事搞得定。現在的窈七其實不怨他也不氣他,對他有同理同情;而對他所愛的女人,也有一種視如己出的憐惜。隱娘不遂師傅所願,終究沒成為一個劍道無親、不與聖人同憂的刺客。

 

作為一個女人,窈七是被拋棄的;甚至作為大戶人家的女兒,她也是被拋棄的。師傅帶了她去,除了練武習道,另一層的期待是師傅自己剪不斷理還亂的恩怨情仇,卻寄望著窈七代為斬斷。窈七作不到 / 不願作,她就又被拋棄了。她對每一個人手下留情,但從來沒有人對她手下留情。幸好,她還是窈七。

 

侯導處理畫面寓意深遠唯美至極。我喜歡聶隱娘透早在林子裡和從威尼斯嘉年華會錯跑來的面具殺手過招,一招半式過去,兩人相視而立的時候,面具裂開了這麼一小角。隱娘也受傷了,所以說整部電影武術最高超的除了師傅、隱娘,應該就是這個面具殺手了(田季安很遜耶!)(又:據說這個面具殺手其實是精精兒,就是田季安的元配!!!蝦,她都三個孩子了,身手還這麼矯健喔???)。在回程的田間,隱娘的背影堅毅卻殘缺,(這也讓我想到一代宗師章子怡在車站和師兄決鬥,堅持支撐到家才吐血的橋段),後頭是妻夫木聰(他有名字嗎?)被拒於千里之外熱切的關心。妻夫木聰在田野間的腳步、節奏,儘管距離很遠,儘管沒有隻字片語,這些畫面都為電影的終局埋下了無言卻溫暖的伏筆。

 

隱娘終究從朝廷、家庭、昨日、今天的愛恨癡嗔裡走了出來,不再是田季安拋下的娃娃親、爹娘不得不的安排、恩師的致命武器、亂世中的救世主,從此只作她的聶隱娘。本來就身懷絕技、外頭看來冰冷、裡頭卻溫暖細密的女人。

 

電影裏頭的女人在我看來沒幾個自由的。窈七的母親作為臣子,她只能親手把女兒送進道觀;田季安的元配不用說了,失寵的主母無論是為自己還是為兒女,永遠只有下下策。那麼得寵的瑚姬就容易了嗎?還有嘉信在入世的公主和出世的道姑之間震盪,殺田季安,是為窈七還是為自己?為過往還是為現世?故事中沒有答案的問題,侯導未必需要著墨。但窈七,恐怕是當中最自由的人。

 

最後碎嘴一下演員的表現好了。我覺得舒淇很棒,恰如其分,全劇才幾句台詞,但無聲內化的演繹扣人心弦、餘韻猶存。張震,咳咳,他一開口就把我拉回到臥虎藏龍的「小龍~」(歪腰,救命哪!都幾年了?狗語還沒練好嗎???)

眼神空洞,除了殘暴不近人情,實在表達不出田季安惦念舊人(儘管是兄妹之情也好)的情感厚度,可惜。另外,好高興在電影裡看見許芳宜老師的特別演出!世界頂尖舞者的姿態,無論是撫琴弄劍,都渾如舞步般臻於化境,連指尖劃過琴弦都有戲,實在叫人降服。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科隆妮 的頭像
科隆妮

Duet。科隆妮的雙人舞

科隆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