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80187_10155031005514660_270880019_n.jpg

學生去以色列聖地之旅,

帶回了這個五餅二魚的十字架給我。

 

J是我教了六年的學生,

從小學四年級她回到台北開始,

到現在,她已經是美國學校高一的學生了。

 

她安靜、聰慧、有點倔強、自己覺得沒耐心,

雖然生性害羞,但美式教育讓她勇於嘗試,

無論是打排球,

或者是參加徵選爭取上台演唱音樂劇"屋頂上的提琴手"。

 

我記得去年的這個時候,

我們正討論是否要上台表演小提琴,

她說著說著就流淚了,

「因為我很害羞,所以我不想表演。」

於是,我跟她說了自己的舞台恐懼症。

 

怎麼可能?

一個領有德國政府頒發的演奏家文憑的職業音樂人,

竟然患有舞台恐懼症?!

是的,舞台恐懼症從來沒離開過我。

 

曾經,當我準備站上舞台的時候,

我聽得見自己牙齒格格打顫的聲音,

雙膝不由自主地抖動碰撞著,

更別提我的雙手了。

 

我試過好多種方法嘗試克服對舞台的恐懼,

(其實應該是對人的恐懼,觀眾席是空的時候其實並不可怕呀)

更認真練琴、拼命禱告、甚至是服用處方籤藥物......

直到我進入交響樂團工作、頻繁地開始巡迴演出,

舞台恐懼症才開始受到控制。

 

為什麼?

因為熟能生巧,

Practice makes PERFECT啊!

越是害怕舞台,越要去親近它;

不只是去親近它,更是要練好練熟練滿再去親近它,

這是音樂家對完美演奏的執著和舞台的至高敬意。

反之,失敗的舞台經驗會成為恐怖的輪迴和夢魘,

這是它面對掉以輕心、態度鬆散的人的嚴正回應。

 

******

 

話說回來,我跟J說:

「上帝給我們音樂的天賦和恩賜,

 不是要讓我們把它留在琴房裡而已。

 去試試看吧!」

 

後來,她在音樂會上有很好的表現,

好多人在會後問我:

「那個女孩是誰?她沒有要念音樂班嗎?」

沒有,她只是「學興趣」。

學興趣也能好好學呀~

 

******

 

去年年底,我們又開始討論音樂會曲目。

她最近練習的曲子是這首:

這是當年的天才少女Julia Fisher八歲時演奏的版本,

她現在已經是家喻戶曉的大演奏家了。

 

J:我不想彈這首。太難了。

(美國人總是喜歡把play翻成彈而不是拉XD)

師:好,我們現在不用決定,先練一陣子再說。

 

******

 

過了一陣子,

J:我想give up,太難了。

師:音樂會還有一陣子,我們先放著,快到了再決定吧。

 

******

 

又過了一陣子,(其實就是昨天)

她現在同時還練這首:

這是新一代小提琴天王Kavokos早年的版本,

他現在的髮型可是狂野(凌亂)得多XD

 

師:這首練得差不多了,

  妳要下次再合一次伴奏還是學新的樂章?

J:恩恩ˊ,我要把它彈好。

師:妳要把它彈好?

  (我有聽錯嗎?是鍥而不捨的意思嗎?)

J:恩恩ˊ。(第二個恩是二聲,美國人)

師:好。(我要哭了)

  那音樂會呢?拉Beriot可以嗎?

J:恩恩。

師:為什麼以前不可以現在可以了?

J:(聳肩)

師:妳覺得沒那麼難了嗎?

J:(點頭)

師:再難的曲子,練多了,就會變得比較簡單,

  後來還會變得好玩。

  那這三首妳比較喜歡哪一首?

J:都喜歡;)

 

Good Girl,她長大了。

 

 

 

創作者介紹

Duet。科隆妮的雙人舞

科隆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