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伯崙」,在基督教聖經中,指得是「逃城、避難所」。

逃城的收容不分種族、階級,甚至是「誤殺人之人」都能進入。

而劉漢妮導演的紀錄片「希伯崙」,

指得則是位在桃園楊梅的一個共生家園。

那裏收容精障、肢障、智障、吸毒者、孤兒......等,

各種不見容於社會的邊緣人。

 

紀錄片從阿Ming這個人開始。

臉部變形扭曲、言語困難,

雙足殘障行走不便卻還是拖著紅色塑膠拖鞋到處趴趴走。

頭部縫過數百針的阿Ming已經五十多歲了,

但他的行為和智力其實與孩童無異。

殘酷的是,即便是孩童看見他,都會大聲嚷著說:

「不要進來啦!」

孩童如此,更何況是外面的世界?

 

阿Ming的主要照顧者是淑惠。

待過八大行業的她,因為吸毒進入希伯崙,

後來成為主要同工,照顧多位無行為能力者。

她用Magu(香菸)來哄阿Ming洗澡、

幫小莉配藥倒屎尿、照顧失智被家人拋棄的宋江,

她穿梭在希伯崙狹小髒污的房舍裡,

絲毫不介意旁觀者所感受到的不便和不舒服,

用「愛」來執行每一項常人大概都會皺起眉頭甚至奪門而出的工作。

 

陳公亮牧師是大家的阿爸。

在這裡,每個人都是孩子,

世人遺棄,卻被上帝收納的孩子。

指著屋頂上的破洞,牧師說,

曾有多人從樓上一躍而下,

這裡,多著是走在生命盡頭的人。

Don't Die Please,請活下來,是希伯崙的口號。

有的人在垂死邊緣,希伯崙只能送他們最後一程;

有的人真的在這裡找到家,活了下來。

或生或死,他們都是一家人,永遠不與基督的愛隔絕。

 

這裡不是理想主義者的烏托邦,好像用愛就能解決一切,

但是這裡如果沒有愛,沒一件事能運行得起來。

這裡是實踐者的工場,受傷的被纏裹,纏裹人的也曾受傷,

存在著giver和taker之間奇妙的平衡。

像牧師說的,這裡不是靠他,不是靠淑惠,

而是靠一種共生的生態。

怎麼會有貓照顧小鳥?

貓就是應該吃小鳥才對!

但是在希伯崙,

精神病和精神病結婚、肢障與肢障同住,

在汙穢的白牆上歪歪斜斜地貼著紅色的囍字,

裡頭有因為蜂窩性組織炎造成組織壞死的臭味、

重度肢障者的便溺排泄桶、

連褲子都不會穿的中年人、

甚麼都不記得的將死之人。

 

導演劉漢妮說了一句動人心魄的話:

「他們看似一無所有,

但上帝給了他們最好的禮物,就是你得愛旁邊的人才能活下去。」

其實"愛人如己"是上帝在聖經中明確的命令,

短短四字,談何容易?

但是在希伯崙,最艱困、最不堪、最無助、最不體面的眾人身上,

愛人如己就被活出來了。

 

「希伯崙」共生家園成立十七年來,

總共接待收留超過六千人,幫助多人重返社會。

目前家園裡約有一百二十多人,組成一個個的家庭,

由有能力的人來照顧沒有能力的人,共同活下去。

導演劉漢妮說:

「共生的奧秘是透過交叉支持達到愛人如己。

在你身上看到我,而我就是你。」

 

在希伯倫的核心價值裡,沒有人是無用的,

每一個人,即使是世界看為不體面的,

也是神完美的創造。

希伯崙拾回那些被世界遺棄的,

幫助人們找回自我的尊貴價值。

近年來,

希伯崙開始了如烘焙坊、農作栽培、馨香教室等工作坊,

期待以類似庇護工場的方式,

嘗試生產、製造、買賣,以達到自給自足。

在這裡,不僅「物」被回收再造,「人」更是如此。

 

劉漢妮說:

「邊緣人在被社會遺棄之後,

卻在這個更邊緣的地方找到價值並發揮功能。

原來,能解救邊緣人的人,可能正是他們自己。」

在這裡被神的愛收納,獲得新的身分,

接受幫助重建自己,也幫助別人重建自己,大家一起重新活過來。

 

 

「希伯崙」是新銳導演劉漢妮的第一部作品,

用一部不怎樣的攝影機、摸索中還生澀的拍片技巧、

後製幾乎都是她和家人朋友一起克勤克儉克難完成。

她以最柔軟的視角,觸碰了觀者的心。

如果你覺得時不我予、生不逢時,來看看這部電影。

如果你覺得那是他們不是我,那麼祝你好運。

如果你也是那個被世界遺棄的人,要知道:上帝永不放棄你

 

 

更認識希伯崙共生家園

 

希伯崙首映會

左起:導演劉漢妮、陳公亮牧師、和主持人。

IMG_9129.JPG

IMG_9131.JPG

IMG_9132.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科隆妮 的頭像
科隆妮

Duet。科隆妮的雙人舞

科隆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