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我沒特別喜歡偷書賊這本小說,電影的前2/3也是,一直到飾演偷書賊父親的傑佛瑞洛許因著為鄰居挺身而出,使全家陷入被納粹黨舉報甚至逮捕的危機之中,他和妻子枯坐在家中客廳自責不已的那一幕,我落下第一滴眼淚。他太強了!大時代中最微小的亮光,是被動的、無聲也無力地不妥協著,就是不滅掉心底還閃亮著的那一星火。

電影淡化省略了小說中許多篇章。死神的如影隨形、母親憤如烈火的性情、父親早年在戰場上的故事、Max的手作小書和內容等等,但也增生了好些深深觸動我的畫面。電影不太說德文,也不知道是不是真在德國拍的,但那灰濛濛街道上的藍底白字路牌從未改變。孩子們戴著納粹臂章,奔跑跳躍地上學去,在那像藝術史課本上的巍峨建築物裡唱著維也納少年合唱團等級的四部合唱曲,聖詠般不得褻慢的和聲,歌詞說得卻是:「血統純正優越的日耳曼,不容外邦如猶太等類的次等生物共存」。這麼巨大的錯謬和罪惡卻被如此美好的音樂如糖衣般冠冕堂皇理所當然地包裹了起來。

另外一幕。納粹在廣場上焚書的時候,男女老少都舉起手來,唱得是「Deutschland, Deutschland über alles,
über alles in der Welt」。電影字幕沒翻譯出來,但我聽在耳裡,歌詞正是「徳意志超過一切、超過世上的一切」,旋律用得是海頓的弦樂四重奏,世上沒得比的音樂。這闕歌詞最早有三段,也有它原先的寫作背景,但總之現在德國人早不唱這段歌詞了,是因為太刺耳了嗎哈哈~(雖然他們心裡可能還是這樣想XD)。德國是基督教國家呢,這種殲滅異種的思想如此根深蒂固地滲透在其中,整個德意志機器就這樣絲毫沒有半點反思地碾爆了那些「渣滓」,唉,怎麼發生的呢?謎呀!

轟炸天堂街、死神收割的時候,我大哭了,雖然下一部電影還會看到演技精湛的傑佛瑞先生。然而電影有個更透明清亮的結局,讓你不抗拒有時候再拿起原著翻翻吧!

另外,我錯過了一個巨大亮點,就是電影配樂竟然是John Williams寫的!雖然辛得勒名單是如此地無法超越,我也不能這般耳殘啊!來補聽一下吧:
 
 
 
 
 

  •  
  • Chün-Yü Chang
    留言⋯⋯

文章標籤

科隆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